《最强阔少》林雨江逐流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都市生活 2021-06-09 17:54:11 主角:林雨江逐流 作者:九尊猴
最强阔少 已完结

最强阔少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九尊猴 主角:林雨江逐流

《最强阔少》林雨江逐流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最强阔少》小说介绍

主角叫林雨江逐流的小说是《最强阔少》,是作者九尊猴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本书讲述的是一个豪门少主,登临巅峰的故事。涉及了一些豪门恩怨,以及主角的身世之谜。...

点击查看 周辞深和阮星晚小说叫什么名字 更多相关内容

《最强阔少》第五章一万块的桌子免费试读

"小钱而已,以后你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江逐流摇了摇头,这点小钱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先前这小妮子没有被张伟的金钱诱惑到,江逐流对她也满是好感。

就在两人还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柳沫烟突然脸色慌张的跑了过来。

"江逐流,我有些事要先走一下,后面几天可能没法照顾你了。"

听到柳沫烟的话,江逐流楞了一下。

这是发生了什么,这么匆忙。

但是不管江逐流怎么询问,柳沫烟都是一个劲摇头,什么话都不说。

最终无奈之下,柳沫烟一把抓住放在桌上的小包,直接飞奔出门外。

月湾见状,拿起电话准备安排人去追,但是却被江逐流摇摇头拦住。

"既然她不想说你把她拦下来也没啥用。"

毕竟是别人私事,江逐流逼着问也不太好。

但是考虑到柳沫烟那焦急的样子,江逐流心中又有些担忧。

这小丫头毕竟救了自己一命。

最终,江逐流叹了口气。

"去调查一下柳沫烟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月湾乖巧一笑。

自家主人性格她也是很了解。

刀子嘴,豆腐心。

说不管别人,最后还是放心不下。

于是一番交代之下,一大串资料很快传到江逐流手机上。

"父亲是个赌徒?现在她要去赌场赎人?"

看着手机中的资料,江逐流心中了一些猜测。

"真是傻丫头。"

江逐流一阵焦急。

那些赌场都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柳沫烟一个小丫头,过去了能有什么好果子?

情急之下,文安连衣服都来不及换。

"走,去北郊赌场。"

"少爷,要不要安排一下保镖。"

作为豪门大少,江逐流也是有着自己的保镖团队。

"来不及了,我们现走,让他们赶快跟上。"

江逐流十分头疼,一挥手拉着月湾就跑。

如今柳沫烟已经走了有一会了,江逐流真怕她出事。

银色雷文顿上,江逐流打开副驾驶坐了上去。

月湾熟练地坐在驾驶位上,两人安全带系好戴上头盔。

"飚车,以最快速度赶到。"

江家对于月湾这种贴身秘书的训练是全方位的,所以月湾也是一名优秀的赛车手。

飙车这个技能,关键时候可是能够保命的。

月湾在江逐流坐稳后,毫不犹豫一脚把刹车踩到底。

雷文顿优秀性能顿时表现出来,它在月湾的驾驶下如同一道银色闪电穿越在城市道路间。

喇叭长鸣,一路上江逐流也不知道强行穿过了多少红灯。

最终,北郊一个偏僻的建筑旁,雷文顿缓缓停下了车。

"少爷,就是这里了。"

下车后,月湾并没有什么反应,毕竟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不过江逐流就不同了,一阵阵呕吐感不断从他胃部传来。

先前在城市街道中,月湾都把车速飙到了上百公里。

要知道,那可是江南市中心。

各种急转弯漂移,这让江逐流差点上天。

花了好大的工夫,最终在月湾不断**下,江逐流终于把强烈的呕吐感给压了下去。

"这就是北郊赌场吗?呕。"

"是的,资料显示这里的主人叫做雷大彪。"

大彪?好俗气的名字。

江逐流笑了笑,便带着月湾走了进去。

"三开二,五点小,出豹,出豹。"

江逐流刚推开门,便听到扑面而来的呼喊。

"来新人咯!"

看门的一身吆喝,一群人目光顿时看了过来。

"呦,看来又是个小肥鸡。"

一众输红眼的人看向江逐流的眼神如同看向待宰的羔羊一般。

在赌博圈子里,新人那是最容易坑到钱的。

江逐流眉头皱了皱,他并不喜欢这种场所。

"你们老板在哪?"

看到江逐流皱眉,月湾便懂事的站了出来。

"哇哦,好正点的妞。"

由于江逐流体形高大,所以来人第一时间没有看到被遮住身影的月湾。

不过月湾说完话,一片吹口哨的声音响起。

这些人哪里见过这么靓的妞。

月湾看着那些不安分的眼睛,顿时满是厌恶。

接着她单手下挥,以一个凌厉的速度狠狠地批在桌子上。

只见那桌子挨了月湾纤纤玉手的一掌后瞬间四分五裂。

在场的人顿时被吓了一跳。

这小姑娘,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怎么手上工夫这么厉害。

是个狠人。

不过就在这时,二楼突然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不错,好身手,不过这个桌子我是花了一万块买来的,今天你要赔了才能走。"

一万块的桌子?

围观的人嘴角抽搐一番。

你怎么不去抢。

江逐流寻声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花臂男从二楼楼梯走了下来。

相比起其他人还有些遮掩的眼神,花臂男打量起月湾就有些肆无忌惮。

"好靓的妞。"

看着月湾高耸的大白兔,花臂男舔了舔嘴唇说道。

"这就是雷大彪。"

月湾凑到江逐流耳边轻声说道。

江逐流点了点头,先前给他的资料里有面前这个人照片。

"雷老板这桌子莫不是金子造的?要赔这么多。"

雷大彪听到江逐流的话后顿时大笑起来:

"这桌子虽然不是金子造的,但我雷某人面子可是金子打造的。"

"这丫头打碎的可不是一张桌子,而是我雷某人的面子啊。"

江逐流不断扫视着雷大彪身后,但是并没有见到他想见的人。

"柳沫烟人呢?他是不是来你这了。"

没有看到柳沫烟让江逐流心中十分焦急,所以也没心情陪雷大彪扯犊子了。

"柳沫烟?原来你是找这丫头的。"

雷大彪恍然。

"他父亲欠了我三百万赌资,如今把她拿来抵债了。"

果然如此。

江逐流一怒。

来的时候他就猜测到这个情况。

真是个傻丫头。

不过江逐流也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来了。

"交出人吧,不然一小时内你这赌场会被夷为平地。"

江逐流语气淡漠。

面前这雷大彪等级还不如张伟,让他没有一点戏弄的兴趣。

如今江逐流只想赶快带走柳沫烟。

不过雷大彪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顿时猖狂大笑起来。

"一小时夷为平地?我告诉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到我雷大彪这里也得给我跪下。"

雷大彪手下小弟也纷纷大笑,面前这个年轻人真是大言不惭。

北郊赌场可是出了名的黑网点,这雷大彪也是北郊一哥,手下小弟那可是三位数。

不仅如此,这人在官面上也有人,所以几次扫黑都没能把他搞下来。

这种地头蛇级别的人物,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威胁了?

简直是可笑至极!

"我告诉你,今天要是不把一万块留下这女娃也要被拿来抵债。"

雷大彪是个色胚,此时魂都快被月湾勾走了。

周围小弟听到后也是一阵哄笑,各种污言秽语调戏起来月湾。

看到这个情景,江逐流反而冷静了下来。

"月湾,把身上钱都给他。"

江逐流给月湾打了个眼色。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柳沫烟,确保她的安全。

至于现在给雷大彪的钱?到时候会让他百倍千倍的吐出来。

接到江逐流命令,月湾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火红的钞票丢在桌上。

嘶--

由于距离过远,雷大彪看不出来具体是多少钱。

但根据厚度来推算,五六万怎么也有了。

由于这次出来比较匆忙,月湾并没有带多少现金。

一群赌徒眼睛顿时红了。

金钱面前一切秩序都是狗屁。

雷大彪见状,连忙一挥手。

小弟们接到命令纷纷冲上前去,用身体为雷大彪铺了条路。

"不错,不错。"

手中不停翻点,雷大彪十分沉迷这钞票的气息。

"这些钱,够赔你的桌子了吗。"

江逐流不断打量着周围,试图找出柳沫烟位置。

"勉勉强强吧。"

雷大彪鼻孔朝上,冷哼了一声。

"那我朋友呢,我现在要赎人。"

"赎人啊。"

雷大彪眼珠一转。

"现在涨价了,五百万。"

"行,但我要先看到人。"

不管雷大彪开多少钱江逐流都会一口答应。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看到柳沫烟。

"成。"

自己的地盘,雷大彪自然不怕江逐流搞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他一挥手,在一众小弟簇拥下带着江逐流大摇大摆的离开。

昏暗的地下室。

"江逐流?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江逐流刚进去,就看到柳沫烟在替一个中年男子擦着脸上鲜血。

这小妮子脸上还挂着泪痕,看来才哭过没多久。

听到柳沫烟的话,江逐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怎么,不来等着你被卖去洗浴中心?"

虽然江逐流面色凶恶,但柳沫烟却心头一暖。

她知道江逐流是在关心她。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他们只是说让我来把我爸领走。"

柳沫烟有点委屈,感觉又要哭下来了。

看到这个样子,江逐流一阵头疼。

他最不会哄女人了。

不过这时,雷大彪打断了两人的调情。

"怎么样,这下人也见到了,五百万可以拿出来了吧。"

雷大彪已经认定江逐流就是个小肥鸡,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宰一顿。

江逐流这才想起似乎还有事情还没搞定。

"我没有现金。"

看着雷大彪虎视眈眈的样子,江逐流摊了摊手笑道。

"没钱?看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我雷大彪是善男信女。"

雷大彪冷笑一声,接着一挥手。

顿时一群小弟挥着棒子要打人。

"你们做什么?不是说好的只欠三万块。"

柳沫烟被吓了一跳,连忙冲过来护住江逐流。

月湾也向前一步,把江逐流护在身后。

"三万块?那是你死鬼老爸借的钱,到你来的时候已经翻成了三百万。"

"刚才这小子的马子把我桌子砸坏了,又拂了我雷某人的颜面,如今连本带利你们要拿出五百万才行。"

"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柳沫烟顿时大怒。

刚来的时候,自己父亲说欠了三万块,柳沫烟想着自己家里凑一凑怎么也够了。

没想到竟然一眨眼就变成了五百万。

"对啊,我就是在抢啊。"

雷大彪邪邪一笑。

"可你又奈我和?在北郊,我雷大彪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行了。"

江逐流挥了挥手,打断雷大彪的表演。

"我说我没现金,又没说我没钱。"

"这附近最近的银行在哪,我去取钱给你。"

见到江逐流这么爽快答应下来,雷大彪竟然一阵错愕。

"你小子该不会是想骗过我然后趁机开溜吧。"

"我这朋友还在你手中呢,怎么开溜。"

江逐流两眼一翻,他都还没把柳沫烟带出去呢。

再次狐疑的打量一番江逐流,最终雷大彪想到先前楼下江逐流掏钱阔气的样子,还是点了点头。

"行,不过你这个朋友也要在这压着。"

雷大彪指的正是陪同江逐流来的月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