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免费试读(安笙费轩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短篇言情 2021-06-09 17:36:24 主角:安笙费轩 作者:三日成晶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已完结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三日成晶 主角:安笙费轩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免费试读(安笙费轩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安笙费轩的书名叫《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剧情张弛有度,扣人心弦,绝对是熬夜必看佳作,小说概述:胖子颤巍巍的接过电话,捋直了舌头,快速说着这里的地址。 安笙则是半跪到费轩的身边,将自己小短裙上面搭配的丝质腰带扯下来,卷成一团,挪开费轩的手,帮着他按住。...

点击查看 女配求生指南三日成晶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第6章 你死了免费试读

后脖领被一双有力的手扯住,安笙像个小鸡子一样,被从电梯里面提溜了出来。

她后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心里骂着费轩不会真的这么神经病,爬不起来的那个德行,伤口都扯开了一次,还敢跑出来揪她吧。

她动着脖子咔吧咔吧的转过头,接着轻轻吁出一口气,揪她领子的不是费轩那个二缺,而是昨天晚上,在隔壁病房休息,给费轩守夜的他弟弟之一。

安笙是有些怕费轩的,主要是他太难缠,脑子还不正常,换成了别人,她就不怕了。

她“啪啪啪!”连着几下,狠狠抽掉拽着她领子的手,横眉竖眼没好气道,“干什么?耍流氓啊!”

这人是刚才奉他哥哥的命令,出来追人的,他是除了费轩之外费家最大的儿子,名叫费师,也就是现在费家小三上位的女主人的儿子。

从小几乎是被费轩揍到大,奇异的是,他特别的听费轩的话,还不是那种虚情假意的听,而是真的和费轩挺好的。

上一代的恩怨,并没有延续到他们这一代,费轩和他妈妈冰火不同炉,却和费师确实有点兄弟情。

或许在那样一个奇异的家庭里面,除了费轩所有人都一样被放养的情况下,一个个都是“没妈”的孩子,他们来不及相互憎恨,就抱团取暖,大的照顾小的,小的照顾更小的,反倒诡异的和谐着。

并且女主人除了法律上是正主之外,在家里的权利基本上和孩子们一样,谁也欺负不了谁,比古代皇帝的后宫还要和谐。

这样家庭生长出来的孩子,自然而然的以费轩为首,费轩再**,也会照顾弟弟妹妹,一度导致,他在家里说句话,比费罗铭还好使。

费罗铭犯浑的时候,费轩一句话,他就能被自己儿子们扔出门去,在门口蹲着连屋子都进不去。

所以听到费轩狂吼,费师第一时间冲到病房,费轩命令他出来抓人,他就风一样卷出来抓人,比专业狗腿子还干脆利落。

不过人是抓到了,就是太凶,比他哥还凶,被抽了好几巴掌,费师揉着手背有点委屈的说,“我哥不让你走。”

费师生的小鼻子小嘴,有点驼背,清秀过了头,看上去像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安笙嗤笑一声,剜了他一眼,连话都不欲跟他说,直接朝着楼梯的方向走。

走了几步,又被费师拽住了胳膊,他执拗道,“我哥不让你走。”

“你哥算个屁!”安笙甩开他,正巧电梯到了,门打开,安笙迅速蹿进去。

费师没有追,徒劳的在门外复读机一样说,“我哥不让你走。”

安笙撇嘴,警惕的盯着费师,免得他再来拽自己,不过费师表情有点怪,却没动手,站定之后安笙赶紧去按关门,眼看着门要关上,电梯里一个人伸出手在门边上晃了一下电梯又开了。

安笙转头……然后对着费罗铭,以及费家几个儿女的视线。

最后结果,安笙没能走成,被一群人簇拥着到了费轩隔壁的病房。

“轩轩怎么样了?”一屋子人沉默面面相觑一会后,费罗铭率先开口问。

“推去处理伤口了。”费师说。

“又崩开了?”费罗铭按着额头掐了下,剩下的人都没说话,表情奇异的看着安笙。

安笙表面平静如水,心里波涛万丈,她觉得费轩是神经病,真是个天大的错误!

他们姓费的一家子,都是神经病!

她坐在一个病床上,索性直接问费罗铭,“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是非法,我现在要回家,再这样我报警了!”

费罗铭看了安笙一会儿,开口就语出惊人,“给你钱,你说要多少,但是我有个条件。”

听听!

这对话多熟悉!

这是多么经典的霸总文对话,只不过对话的人物似乎不太对,不应该对着她这样一个小炮灰,这应该是女主的待遇啊。

不过安笙从昨晚上就已经在期待这种对话了,她实在是不想走回家!

“我要多少给多少吗?”安笙问。

费罗铭一脸端正严肃,和费轩如出一辙的薄唇,轻轻抿了抿,哼道,“做人要有自觉,我和你爸爸曾经也算有点交情,希望你有点分寸。”

安笙眯眼,这个老狐狸言下之意,就是你要多了我不可能给你。

不过她也没打算狮子大开口,上一世做了六年光鲜亮丽的豪门少奶奶,她那个狗丈夫虽然就挂个名,但是金钱上从来没有缺过她。

有父母的时候,钱对她来说好歹还能有点作用,但是父母没了,钱这个东西,安笙看的已经不重了。

再者她也不可能跟男主的父亲要很多的钱,她现在就想跟男主迅速划清界线,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她的目标就一个打车钱,嗯,再顺便加上早点吧,一共二十五够了,实在是饿的慌,楼底下有卖豆浆油条的。

安笙没急着开口要,晃了晃腿,先问道,“你先说说条件。”

费罗铭对这个小姑娘有些刮目相看,他见过这么多种类型的女孩子,还真没遇见过这种。

面对一个无限可能的许诺,或许那是她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金钱,她脸上却没有费罗铭在他身边女孩的脸上看到的,那种熟悉的窃喜,甚至一点波动都看不出。

“从昨晚上到今早上,这期间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费罗铭说,“你不喜欢我儿子,并且不欲再和他纠缠,对吧?”

安笙挑眉点了点头,费罗铭翘起二郎腿,将双手十指交扣放在腿上。

“轩轩很难缠的,从小只要看上的东西,得不到就疯子一样,你不喜欢他,趁他还没看上你,我劝你赶紧抽身。”费罗铭笑的意味不明。

安笙眨巴眼,心说看上个锤子,他身边那个“大地之母”才是虐恋情深的官方标配,剧情之强大,安笙从不怀疑费轩会歪。

她没吭声,费罗铭又说,“你想要他厌恶你,待在他身边更快些。”

安笙实在是没忍住,问道,“你出钱,让我待在他身边,等着他烦我?”

费罗铭淡淡笑了下,“当然不止,他身边的那个女孩你看见了吧?那是我和他叔叔给他选的伴侣,只是小孩子嘛,对于家长安排的,总是有反叛心理。”

“所以?”安笙歪头。

“我希望你在其中,起到缓和两人关系的作用。”费罗铭说。

“凭我?”安笙伸手指了指自己,觉得费罗铭大概是费列罗吃多了,齁着了。

费罗铭点头,“凭你了拉他挡刀,他还为你崩了两次伤口。”

安笙心说那只是巧合,那一刀扎我这个炮灰身上就会狗带,扎男主身上,就只是个洞,崩了好几次也不会恶化。

但是她想了想,自己这幅样子上街确实不好,睡衣还男士的,领子死大,早上饭也没吃,饿的心慌,还没洗漱……

“成交,”安笙说。

费罗铭轻轻点了下头,还没等站起来,安笙又说,“先给点钱吧,二十五。”

费罗铭保持着刚要站起来的姿势,撅着**一僵,其他人也莫名其妙的看向安笙。

安笙搓了搓鼻子,胡扯道,“地下有卖小吃的,我想吃,钱包和手机都落在KTV了。”

费罗铭站起来,整理了下西服,转头看向费师,费师摸了摸身上,摇头,“我没零钱,只有卡。”

最后还是一个小姑娘,从小包包里面抠出皱巴巴的三十块,安笙接过来,揣在睡衣的兜里,拍了拍。

“剩下的钱以后再说。”她说完也不看费罗铭的表情,转头出了病房。

大概是这次崩的不严重,安笙打病房门时,费轩正侧卧着,脸正对着门口,输液换了一只手,蹙着眉,满脸不耐烦的死死抿着唇。

费蓝蓝坐在他床边,轻声细语的劝他吃东西,瓷白的纤细手里端着一碗粥,桌子上保温桶开着,还幽幽冒着热气。

安笙饿了,开门后站在门口,被这香气冲的她有点迈不动步子。

听到声音,两人同时看过来,费轩眼睛瞬间瞪大,接着眯起来,里面闪着幽幽寒光。

“你还敢回来?!”他咬牙切齿。

费蓝蓝转头看到安笙,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不管怎么样,安笙现在占着“名正言顺”女朋友的称号,她走不能走,留……也不合适。

安笙装作没看到,心里啧啧,剜了费轩一眼,路过他的床边,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去准备洗漱。

顺便接话怼道,“你不是哭着嚎着要我回来吗?我怕我不回来,你再想不开,用输液管子吊死哦。”

“你——”

“哐当!”

安笙关上了洗漱间的门,心安理得的用费轩的东西洗漱,反正那个半残现在干啥都要伺候,这些都基本用不上,都新的。

费轩感觉自己身上的血,在一天之内无数次逆流,在安笙那里吃了亏,转头就朝着费蓝蓝撒火。

“出去,不吃!”

费蓝蓝僵硬的起身,僵硬的笑了下,然后僵硬的含着眼泪出门。

安笙洗漱好之后,晃悠悠的出来,顶着费轩吃人的视线,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嘟嘟喝了。

然后这才转到床边,抻脖子看了看保温桶还稀稀拉拉冒着热气的粥,一连串的啧啧出声。

“啧啧啧啧——”安笙摇头,“真香啊,你不吃啊?”

费轩冷笑,腰上疼的厉害,整个人透露出的信息,就是三个大字,“你死了。”

安笙早就死过了,不怕他,自顾自的端起碗,看看费轩的唇上没有可疑米粥,确保这米粥没人吃过,坐在床边上,毫不客气的呼噜噜吃上了。

费轩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情,他眼看着安笙没一会儿喝了一大碗,接着又去倒,伸手想抓她,被她一侧腰,灵巧的躲过。

“怎么的?心疼了?人家专门给你熬的,又软又烂,咸淡适宜,还有骨汤味,滋滋……”

安笙把保温桶里的米粥都倒出来,凳子挪远了点,确保费轩抓不到她。

“我劝你老实点,再崩开,医院说不定要把你捆起来。”

费轩闭上眼,实在是他现在真的不能拿安笙怎么样,只好心里默念,等我好了,你就死了。

安笙专心致志的喝粥,满满两碗,都进肚子,打了个嗝,有点吃急了,实在是昨晚开始就饿了。

碗放下,她隔着衣服摸了下肚子,正准备抻个懒腰,这时候响起了开门的动静。

安笙反应堪称神速,立马伸手拿过已经空了的粥碗,用袖子抹了下嘴,然后伸手在碗里捞了下,把碗底儿的剩的米糊,抹在了正闭着眼的费轩嘴上。

接着安笙咳了一声,嗔怪道,“你看你,就算蓝蓝做的好吃,也别吃这么急,都蹭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