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安笙费轩)

短篇言情 2021-06-09 17:36:25 主角:安笙费轩 作者:三日成晶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已完结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三日成晶 主角:安笙费轩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安笙费轩)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介绍

作者“三日成晶”编写的《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安笙费轩是一本短篇言情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胖子颤巍巍的接过电话,捋直了舌头,快速说着这里的地址。 安笙则是半跪到费轩的身边,将自己小短裙上面搭配的丝质腰带扯下来,卷成一团,挪开费轩的手,帮着他按住。...

点击查看 女配求生指南三日成晶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第3章 是噩梦!免费试读

费轩的父亲叫费罗铭,是十分不服老的人,从现如今已经五十几的高龄,去年家里还添了一个小崽子这一点来看,他也算个狼人了。

玩的很开,这辈子真是各种类型的女人都见识过,愿意搞也是清醒着搞,可谓是骨灰级鉴婊达人,他家里面小崽子一堆,但是能进家门的,始终只有明媒正娶的那个。

小12345678,根本不可能有姓名,孩子你爱生就生,生了我也不会不管,反正家大业大,孩子多了不愁,一个羊是赶两个也是放,从幼儿园到大学,家里面都有涉略,接回家往自家学校一扔,狂野生长。

但是想要闹,想要进家门要名分,不好意思,老家伙玩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想要耍混的,他最擅长的就是混的。

可谓真正的龙傲天在世,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的出门跳个广场舞,都能组成一个扇子团。

因此费罗铭瞧着自己面前这个光顾着自己喝水,都不知道给他倒一杯的小姑娘,心里首先就否定了她,这样没礼貌的,做儿媳妇肯定不行。

他崽子再多,却从来不给除了费轩以外的任何孩子产生妄念的机会,家里有他们一席之地,但是家业,就算费轩再废物,也是费轩的。

费轩在费家,颇有点皇长子的味道。

既然将来是费家当家人的女人,自己儿子又不怎么争气,自然就得找一个德智体美劳全满发展的好媳妇,最好是把儿子也拐带上正路才是主要。

这小姑娘没眼色,从刚才在医院大厅说话开始,就显得神不守舍似的,刚才那会,费罗铭还能给她找借口,假设她是被自己儿子受伤吓傻了,为此他专门把这个小姑娘带到一个小房间,让她先冷静下来。

可是到这会儿了,眼看着这小姑娘已经缓过来了,穿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不说了,这么没眼色……

“滋滋滋……”水太热,安笙吸溜的滋滋响。

费罗铭在心里顿时又划离开个巨大的红x,这个绝对不行,和他看好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家的那些女儿们差的太远了!

费罗铭视线飘了一眼屋子里面拉着帘子的地方,微微露出一点笑意,今天他这个当爹的,就好好让自己的崽子们见识下他的能耐,这个女人是个什么妖魔鬼怪,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是的,到现在,费罗铭还觉得安笙是心机深沉,想要以退为进,说到底就是绷着,就是装,多能装的费罗铭都见过,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们原形毕露。

于是他面上故作惊讶,开始给安笙下套。

“哦?”费罗铭问,“你不是喜欢轩轩吗?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愿意离开他?”

安笙吸溜的动作一顿,心说我喜欢个大头鬼啊,我就想要二十块钱打车回家睡觉,这医院的白开水一股子消毒水的味儿。

不过她还是放下杯子,低头惆怅道,“我知道我配上不上轩哥……”

安笙为了尽快结束战斗,索性顺嘴胡扯,“哥哥不瞒你说,我家里面欠了一大堆的外债,我爸爸破产后酗酒成性,我妈妈全靠着给曾经的姐妹家当保姆,看人脸色活着,我成绩不好,大学也没念完,缠着轩哥,就是为了混点钱花花,”

安笙故作忧伤,低头喃喃,将一个家道中落女孩的无助和自卑演绎的淋漓尽致,“我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轩哥呢……”

所以你赶紧甩钱,我好回家,过了半夜两点,出租车还要涨价!

“咳咳——”费罗铭狠狠咳了两下,面上故作严肃,但是眼睛里掩不住笑意,装腔作势的嗔怪,“你这孩子,瞎叫什么哥哥,我今年都五十二了!”

安笙猛的抬头,满脸惊讶的张开嫣红的小嘴,接着脸色极其配合的也腾的红了,毛毛愣愣的站起来,把水杯都给碰倒了,凳子发出尖锐的一声“吱嘎——”

“对,对不起,叔叔!”安笙一双眼睛到处乱转,面上慌乱无助尴尬又羞涩,但是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她这神情像极了先前ktv里面那个食人兔的表情。

她这是现学现卖,主要借此机会甩了费轩,要是还能糊弄出来个车费,就最好不过了。

“我不知道你,您,您……”安笙慌乱的小眼神聚焦在费罗铭的脸上,眼神游离,难以置信,“您也太年轻了……”

费罗铭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向来对自己极度自信,但是岁月无情,这两年也不得不服老,再者年纪一大,就算有人夸赞他,也都夸赞他成熟风度,夸他年轻的也不是没有,但是没有一个人夸他的时候,是用这种方式。

这种难以置信的态度,以否认来承认,是最高端的马屁,最主要她带着小兔般的惊慌,还用那种满含敬畏裹挟倾慕的小眼神看着自己,费罗铭血朝头上涌,仿佛又找到了三十岁正当年的感觉!

他兴奋的耳尖儿发红,正要说什么,旁边挡着的帘子,划拉一下扯开,里面站着刚才在楼下和费罗铭一起的几个男男女女,还有脸色苍白阴沉,几乎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咬人的费轩。

几人先是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安笙,接着齐刷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费罗铭,那眼神中的控诉,犹如实质一般化为一双怨恨的大手,掐住了费罗铭的脖子,按耐住他兴奋乱跳的小心脏。

屋子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好一会儿,床上的费轩才开口说话。

“爸……”费轩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凄凉,“事不过三。”

费罗铭那点热血,顿时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灭,这个事不过三,说的费罗铭一阵羞耻。

他曾经无意间……好吧就是没控制住,抢过费轩两个女朋友……可是他们都是真爱!

看着自己儿子还“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费罗铭总算是想起来做一个人,肃起脸色,还想对安笙说什么找找刚才的场子,却被费轩截断。

“爸,我自己的事情让我自己处理!”费轩气的脸都红了。

他长这么大,一共信了他爸爸两次鬼话,第一次是大一谈恋爱,那个小姑娘表白正好被开车接费轩的费罗铭碰见,说是一起吃个饭,一顿饭,天南海北,上到国家大事,下到市场白菜一块三,彻底把小姑娘聊懵逼了。

还没出校门,上哪能遭得住这种风度翩翩成熟优雅的成功男士,结果一顿饭,费轩的初恋吃没了,女孩子成了他第n个弟弟的小妈。

第二个干脆就是他爸爸为了补偿他,介绍给他的一个生意火伴的女儿,女神型,海归,肩宽细腰大长腿,见面两次还没发展,不巧感冒请假回家,然后他就看到女神那双大长腿,盘在他爸爸腰上。

这简直是费轩不能触碰之痛!是噩梦!

“你们带爸爸出去,”费轩说着,挣扎着要坐起来,旁边有两个人想要劝他,但是动了动唇,还是把床摇高了。

不一会儿,一群男男女女把费罗铭夹着叉出去,费轩阴骘的盯着站在角落,正好整以暇的靠在桌子上,一脸没事人样的安笙,如果他能充气,现在已经气的飘起来了。

门关上,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费轩瞪着安笙,等着她过来,但她就站在桌子旁边,还将刚才碰倒的杯子扶起来,准备再倒杯水喝,折腾了这么一大通,刚才喝了点水,安笙发现她饿了。

没吃的,先喝水填肚子吧。

费轩嘴唇抿的死死的,这女人缠在他身边,前前后后借了二十多万,他知道她混在自己身边就为了钱,多数混在他身边的人,都是图这个那个的,费轩不傻,他对于不缺的东西,也并不吝啬,各取所需么。

但知道一回事,直接**裸的说出来,他就觉得他像个冤大头!

眼看着安笙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费轩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你过来。”

安笙动作一顿,头皮有些发麻,她对待别人能随随便便,瞎几把整也没事儿,但是对男主她不太敢胡来。

至于拽他挡刀这件事儿,当时安笙根本没看见面前的是谁,她要是看清了……那种情况还会拉他挡的,毕竟那刀子可是冲着她的脸来的……

“过来!”费轩见这个死女人竟然装没听见他的话,顿时气的低吼,一吼肯定抻到伤口,缝针的时候,医生说再深几厘米扎到肾了!

肾!肾对一个男人多重要!

安笙只得停下动作,耷拉着脑袋,磨磨蹭蹭朝着费轩的方向走。

走到床边上,费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也顾不得肾了,咬牙切齿的把她拽的弯下腰。

安笙顺着他的劲儿坐到了椅子上,这才抬起眼睛对上他吃人的视线。

剧情里这个男主是个病娇,为此安笙还特意在晋江引擎上搜索了病娇的意思,得出的结论总结起来就是——神经病晚期。

对于神经病这种行为,安笙还算是有经验的,她上一个世界的狗丈夫,精神就不太正常。

如果可能,安笙这辈子都不想再和这种人打交道。

费轩满心的怒火,都要顺着眼睛喷出来,可是对视上,却发现安笙又在走神,看着他的眼睛根本没有聚焦!

他松开安笙的手腕,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疼痛致使安笙回神,费轩见她疼的皱眉,心里总算敞快一点,接着便出声质问。

“很快就会和我分手,并且从此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安笙被掐着下巴,仰着脸,嘴巴看起来像是在撅着索吻,小嘴动了动,软软道,“可以的。”

费轩气笑了,手上又加了点力度,“先前是谁跪着求我收了你的?嗯?”

安笙:……反正不是她。

她不吭声,费轩搓着后槽牙又问,“和我在一起,就为了混两个钱花花?!”

安笙:……不然呢?就算是原身,也不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啊。

当然这话她不敢说,费轩捏的她生疼,她怕把人惹火了,谁知道神经病能干出什么来。

费轩见她又不说话,眼珠子滴溜乱转,想起她刚才在自己爸爸面前那个贱样子,七窍生烟的松开她的下巴,改为掐着她的脖子。

“还敢当着我的面泡我爸!你的胆子真是肥出油了!”UPTqBGCwmbuFePgv5QTP/E6zjduPcPmKd/3cg/4fDnjh76JrC55K5bYMJJMw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