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笙费轩小说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短篇言情 2021-06-09 17:36:25 主角:安笙费轩 作者:三日成晶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已完结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三日成晶 主角:安笙费轩

安笙费轩小说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介绍

安笙费轩是小说《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日成晶,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胖子颤巍巍的接过电话,捋直了舌头,快速说着这里的地址。 安笙则是半跪到费轩的身边,将自己小短裙上面搭配的丝质腰带扯下来,卷成一团,挪开费轩的手,帮着他按住。...

点击查看 女配求生指南三日成晶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第1章 又活过来了免费试读

腰上一直强势禁锢的手,多动症一样捏来捏去,疼的安笙忍不住缩脖子。

音乐声震耳欲聋,唱歌的人以前估计是个卖豆腐的,无论**或者是副歌,都是那一个调调,一脸投入,但表情却像是便秘。

闪光灯晃的人眼睛要瞎,入眼男男女女大多数衣衫不整,衣服,脸,包括头发,都在灯光下统一成五彩斑斓,冷不丁一看,活像是进了炸了营的山鸡窝。

“躲什么?”男人的声线低且冷,紧贴在安笙的耳边,音调拉的长,透着戏虐和混不吝。

“没……”

男人手上用力,安笙被迫靠在男人的怀里,被他霸道的掐着腰,试图挣脱,惹来男人报复性的啃咬。

“轩儿!你来一首!”

麦克风递过来,安笙以为男人不会接,却见他顿了顿放下酒杯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抓住麦克,看向显示屏。

安笙松口气,耳朵在肩上蹭了下,蹭掉湿漉漉的水泽,又尝试了下挣不开,僵着难受,无奈放松身体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只不过身边的男人一开嗓,安笙一个激灵坐直了,心里“嚯”了一声,迅速断定这位和刚才那个,准是一个山沟出来的。

一个“卖豆腐”的,一个“磨剪子戗菜刀”的。

耳边魔音贯耳,她垂下眼睫,把嫌弃藏在眼底,想起了这个世界的剧情。

她上一世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居然是一本书,由于作为女主死的冤枉,六年青春尽付一条狗,所以死后得了个特权,就是可以选择下一个小说世界,作为其他人,继续活下去。

她穿的这本书,名字叫《病娇哥哥请爱我》这小说世界的男主和女主之间,那些纠纠缠缠恩恩怨怨爱爱恨恨的,就不提了,反正跟安笙没什么大关系。

因为她不是这部小说的女主角,而是个炮灰,那种即便是死了,也丝毫不影响剧情走势,不干预世界发展的那种支支支支支线小人物。

只有这种人物,才能在小说世界脱离主线的情况下,肆意的过自己想要的人生,这也是安笙选来选去,选了这个人物的原因。

剧情里原身是个仗着和男主小时候邻居一段时间,有个撒尿和泥的交情,跟男主借了很多钱,并且只借不还,企图用肉偿的奇女子。

当然男主费轩本来是看不上原身的,但是因为他家里有那些种种难言的丑事,所以他急需个女人来做“挡箭牌”,无疑,原身是最合适的,连钱都省了。

谁成想,原身光荣上岗第一天,就遭遇二世祖们喝大了集体装逼,杠上真的道上太子爷,两方人马ktv抢鸡大战的时候,挺身给男主挡了一刀后,就迅速光荣下岗了。

安笙穿越的时候,所预想的最好的结果,就是穿在给男主费轩当“挡箭牌”之前,那样她可以直接划清和主线的界限,而后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但是天不遂人愿,现在这个节点,正是ktv抢鸡大战的前夕,也是就原身即将送死的节点。

马上这帮卖臭豆腐和磨剪子戗菜刀的二世祖们,就要为了个小姐,和道上太子爷的人马,展开本世纪最丢人现眼的抢鸡大战。

做为这段剧情里,以英勇牺牲结束两方战斗的无私炮灰……安笙有点想骂粗口。

她靠在男主费轩的怀里,想着等会开战之前,她就借尿道溜。

反正她不挡刀,剧情也一定会补上一个其他挨刀的,这也是她死后,重新选世界之前,在晋江主系统的空间里,看了很多穿越世界的直播得出的结论——剧情最强大。

所以安笙稳的很,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人越嚎越凄厉,越喝越魔怔,最后终于进行到要叫陪唱的这一步,抢鸡大战一触即发。

是时候尿尿去了。

安笙想。

于是她终于侧头分给了男主费轩一个眼神,从他的手臂把自己的腰拯救出来,看着他轮廓深邃的侧脸,娇声道,“费轩,我去个卫生间。”

费轩一曲嚎完,原本捏着个酒杯,凑在唇边漫不经心的喝着,闻言整个人一顿,转头视线堪称凌厉的看着安笙。

削薄的嘴唇轻轻扯起一个斜斜的弧度,本就飞扬的眉梢一挑,哼笑了一声,慢腾腾的问,“你刚刚叫我什么?”

安笙搓了搓后槽牙,忍着胃里泛酸,掩唇又娇笑了一声,开口粘糊糊,“轩哥”

说着学着书中描述,学着原身有些怯怯的对上费轩的视线,小拳拳轻轻捶了下他的胸口,眼里满是讨饶。

余光却注意着有个胖子已经出去,书中描述的就是他叫了那个道上太子爷看上的小情儿,包房里就差点给上全垒,才导致了这场抢鸡大战。

安笙心里有点着急,费轩意味不明的她两眼,捏着她的下巴凑近。

安笙的心提到嗓子眼,处于本能,手悄悄摸到了旁边的啤酒瓶子。

费轩没有真的怎么样,只是凑的极进,然后说了声,“快点回来。”就慢悠悠的转过了头,松开了安笙的腰。

安笙赶紧站了起来,跟她旁边的一个女的说了声“借过”,女的倾斜着腿让开了路,她正要走,整个人一僵。

“啪”的一声轻响,几乎瞬间就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安笙的脸却腾的就红了。

旁边有看到的男人,哈哈的坏笑了起来。

她的**被拍了下,力道不重,但是羞耻感一瞬间窜上天灵盖,是谁干的不需要回头看,安笙咬着牙,心里把费轩咔吧咔吧嚼碎,榨干了汁又吐出来,这才迈步朝着门口走去。

她快步走出门口,正好遇见胖子像个老鸨一样,领着一群婀娜的美女朝着这边走,他身边是一个看上去清汤寡水的“小可怜”,也是这些白花花里面,唯一一个不漏肉的。

胖子圈着她的肩膀,坏笑着问她,“小美人第一次?不会还上学吧……”

她眼神四处乱窜十分无助,脸上表情像是要哭了。

但是安笙知道,她就是那个道上太子爷看上的,她这幅样子,不是她惊慌,也不是她害怕,而是她走的就是这种“受惊小兔几”的风格。

书里描写她像个小白兔,其实暗地里是个食人兔,把那个据说极其炫酷牛逼的太子爷,耍的最后为她捐了眼角膜,成了一个愉快的瞎子+活王八。

安笙收回视线,在心里啧啧两声,转头问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卫生间在哪里?”

“直走左拐。”服务生给安笙指路,安笙赶紧顺着走廊走向卫生间的方向。

例行尿了个尿,安笙出来洗手的功夫,不出所料听见一阵叮呤哐啷,各种桌子掀倒啤酒瓶子破碎,伴随着男人的国骂,女人尖锐的叫声,安笙甩了甩手上的水,这才伴着干架的背景音,仔细看了看镜子里面的人脸。

是她自己的脸,不过比她原来高了一点,而且年轻了好几岁。

镜子里的女孩子不是时下流行的尖下巴,小圆脸,有点婴儿肥,皮肤白皙的没一点瑕疵,及肩短发,末梢带着蓬松的半弯,精致的像个瓷娃娃。

眼睛圆圆的,鼻子十分秀挺,嘴唇嫣红,唇形小巧,还坠着漂亮的唇珠,看上去有点点噘嘴撒娇的意思。

“又活过来了……”安笙拍了拍自己的脸,绽开一个微笑,心里告诫自己,这一次一定要……

“啊啊啊啊——”

“吓死我了——”

“有人动刀子……”

“快打100!”

“你**是吧,打了110,咱们也跑不了——”

一阵兵荒马乱,安笙被骤然涌进卫生间的美女们一下子挤到了墙角,拍着脸的动作顿住。

这群人进来就将卫生间的门关上,还用拖把顶住,进来就叽叽喳喳一顿吵,甚至有两个对骂**,开始互殴扯头发。

安笙愣了片刻,顿时心道不好,这里面大多都是她那个包房里的人,还有胖子后领来的那些,甚至还有那个食人兔!

这不对啊!

剧情里面明明是混战,小姐们都呆在一个屋子里,警察来了一窝端……

**!

不会那个屋子就是卫生间?!

安笙赶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伸手拽了一下,裙子实在短的令人发指,她身材倒是挺有料的,**,一眼就能看出,因为她身上这件衣服,领子再低点……

原身这打扮自然是为了取悦费轩,但要是让警察来了给一窝端了,她说不是出来卖的都没人信!

她可是记着,这场大战,在这书中的申市,可是上报纸头版头条,操蛋的媒体,连小姐们的脸都没给打个马赛克,她要是被照上去,就算事后查出她不是卖的,媒体也不会专门为她澄清,这就是一个永久性的污点!

她还要嫁个好人的!

安笙搓了一把脸,顿时就觉得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呆着,她得出去。

她赶紧去开门,但是才摸到门把手,就有人来拉她。

“你干什么!”

“你想死别带着我们——”

“你现在不能出去,外面……”

安笙连头都没回,甩开最近一个女人的手,直接将门打开,边迈步出去边说,“我出去你们再关,不过我建议你们赶紧分散开,该跑跑!”

安笙出去之后,门立刻就被人关上了,她看了一眼门,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安全出口指示,又看了眼空荡荡的走廊,拔腿就跑。

打斗声其实还在持续的,并且十分激烈,叫骂声已经从双方父母,上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等级,但是人都进屋子里了,走廊上反倒是没人,连服务生都吓跑了。

安笙加快速度,想着赶紧跑过去那间房间门口,出了ktv她就是个路人甲。

但是就在她使出吃奶的劲儿倒腾腿,一阵风似的刮到那个正在战斗的房间门口,好死不死的,房门竟然他妈的开了——

这天杀的ktv,房门还是冲外开的,一群人从里面撞出来,安笙几乎要把小腿儿抻折,步子迈到生理极限,也还是没能躲过,被包房的门“砰!”的一声,拍趴在地上。

安笙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闪光的东西,直直朝着她的头脸划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