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笙费轩小说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短篇言情 2021-06-09 17:36:25 主角:安笙费轩 作者:三日成晶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已完结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三日成晶 主角:安笙费轩

安笙费轩小说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是三日成晶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主角安笙费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胖子颤巍巍的接过电话,捋直了舌头,快速说着这里的地址。 安笙则是半跪到费轩的身边,将自己小短裙上面搭配的丝质腰带扯下来,卷成一团,挪开费轩的手,帮着他按住。...

点击查看 女配求生指南三日成晶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第5章 分手吧免费试读

安笙只看了一眼费轩旁边站着的人,立刻就猜出了她是谁。

实在因为剧情中,对她的着墨比男主费轩还要多,几乎将所有用来形容女性柔美的词汇都用上了。

她眉目生的极其温和,整个人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联想起春风拂动柳枝,细雨亲吻夏花——出自原文《病娇哥哥请爱我》

安笙看这一段的时候,还在琢磨着,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才能这样散发着大地之母般的气质。

男女主都是有光环的,虽然安笙上一世身为女主并没有感觉到那玩意,但是这一世第一次看到费轩,哪怕KTV当时那种环境,安笙都能看到费轩不灵不灵的闪。

费轩床边站着的女人一转过头,安笙几乎是瞬间就确定,这就是女主费蓝蓝。

实在是太出众了,相貌气质,一身淡水蓝色的连衣纱裙,在外头树枝未动的情况下,都能借着敞开窗户稀薄的风飘起来,同样是清汤寡水的长发,人家那披肩发乌黑浓密,怕是连个分叉都找不到呢。

清风吹纱裙,勾勒出婀娜的身段,和楚楚动人的轻柔感,眉宇间淡淡哀愁,眼波流转间令人见之肝肠寸断啊!

这位要不是女主,安笙直播割头。

她胡乱揉了揉眼睛,搓了把脸,正主来了她也不敢在这里呆着碍人家的眼,赶紧穿上鞋子下地,只装着自己是隔壁床的病人,扶着腰就朝外头走。

女主看了安笙一眼,很快把视线转开,又柔声劝费轩,“轩哥,你吃点吧,早上……”

安笙心里刚刚松了口气,她身为本该昨天交代在ktv里面的炮灰,今天还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女主面前碍眼,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她还是像一团轻飘飘的柳絮,赶紧顺着窗户进来的风吹出门去是正事儿,“大地之母”惹不起。

只不过手才摸到门把手,作大死的费轩,语调幽幽的开口,“亲爱的,你要去哪啊?”

安笙整个人过电一样,强压住抽搐的四肢,假装听不见,继续开门,却听费轩又说,“你穿我的睡衣看着真的好可爱。”

安笙:……

费蓝蓝:……

“轩哥,她是……”费蓝蓝轻轻咬了下血色淡薄的嘴唇,神情茫然又恍惚。

“忘了跟你介绍了,”费轩笑的意味不明,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转头对着费蓝蓝道,“这是我女朋友,叫安笙,可爱吧……”

安笙闭了闭眼睛,费蓝蓝脸色唰的一白,脸上的表情顿时像是要哭了,抿住嘴唇,和慢慢转过头的安笙对上视线,安笙罪恶感瞬间爆棚,像是抢了小姑娘糖葫芦,掀了大姑娘裙子,抱着人家孩子跳井了……

“笙笙,你过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叔叔家的妹妹,蓝蓝。”

费轩还在作死,安笙心说你就作吧,作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费蓝蓝闻言,整个人又是一震,摇摇欲坠似的,扶了一下床边的栏杆,小脸又白了一分,转头对着安笙扯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然后一边朝着门口“飘”一边掩饰道,“输液快没了,我去问问护士……”

安笙看了一眼刚挂上的一大瓶子,和费蓝蓝错身而过,又对上她已经发红的眼眶,美人含泪,杀伤力十足,安笙摸了摸良心……

还好,她没有良心。

费蓝蓝出了门,安笙这才对上费轩似笑非笑的视线,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想着反正现在也是白天了,她就算走回去也不怕,索性开口直奔主题。

“分手吧。”

“你给我过来!”

两人一起开口,安笙靠在门边,一动不动,费轩却愣住了,以为自己幻听,脸色难看的活像是又挨了一刀,“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的语气已经十分危险。

安笙却像是听不出,又重复道,“分手吧。”

她皱眉回想剧情,想到费轩先前说的,原身又是下跪求他,又是开房等他,不知道是真是假,索性直接道。“我先前无论说了什么,都是一时冲动,轩哥你看在咱俩小时候还尿尿一起和过泥的份上,别和我计较了。”

言下之意,就是之前说的,都不算数了。

费轩脸色变色龙一样,安笙看着却并不慌。

她也不是随随便便冲动开口,剧情里费轩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因为家庭的原因,忽视背叛敷衍戏弄,都是他的禁区。

安笙步步朝着他的雷区踩,就是激怒他,让他火了,好发作一通,他好歹是个大老爷们,不至于整她个小姑娘,火发了,之后自然就不想再看见她,自然就把她当成一个屁放了。

费轩脸色赤橙黄绿青蓝紫走一遍,然后直接被安笙气笑了。

“分手?”他长这么大,还没被谁这么么耍过!

安笙点头。

费轩咬牙切齿,脸色通红,活活气的要冒烟,本来想骂人滚蛋,却鬼使神差的低吼出声却是,“想的美!”

喊完之后,两人又都是一愣,安笙瞪着眼,半晌问道。“为什么?”

没道理啊,她这么捅他逆鳞,他不是应该炸,应该骂自己滚吗?

费轩呼吸急促,从昨晚上安笙抠他伤口开始,他胸口就揣着一团火,又遭了一遍罪,回来却见安笙缩在另一张床上,睡的那叫一个香!

半夜还说梦话,念叨着一只狗,他麻药过了,疼的半宿没睡,看着她一会儿哭一会又委屈的噘嘴,闹腾的要死。

结果今早可好,起来居然还敢装不认识,还敢跟他提分手,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甩过,就算他不是真的稀罕,要甩也是他甩人!

费轩见安笙脸上露出诧异,冷笑一声,说道,“你求我收了你,你说欠债没钱要肉偿,你忘了?”

安笙抿住嘴唇,原身做的事情,她也没有办法,但是见费轩脸上露出得意,她也心里无名起火。

昨晚上做梦又不开心,在墙上换了个姿势,也冷笑一声,“偿可以,你来啊。”

费轩:……

安笙哼笑,“你肾都扎漏了,还是赶紧喝粥补补是正事。”

她放下睡衣,打了个哈欠,也不急着走了,还没洗漱,再说这一身睡衣跑马路上,再被人当成精神病抓起来。

她慢慢晃回床边,见费轩气成个蛤蟆,额角青筋乱窜,抱着手臂,和他对视。

费轩憋了半晌,憋出一句,“我没扎到肾!再说我为什么受伤的,你——”

安笙耸了下肩膀,抬手打断他,朝着床上一靠,“我一共欠你二十多万,我可以慢慢还,肯定不会赖,你要不同意……”

安笙笑了下,躺在床上,呈现大字,“那你来,就现在,过期算你自动放弃。”

费轩简直没见过这种**,他要是能被威胁,他也就不是费轩!

“你说的。”干不死你!

他一把扯了手上的输液,用手撑着还真的要坐起来。

安笙本来就是仗着他动不了耍浑,这些招数都是在主系统空间看直播学的,没成想费轩还真的要起来。

眼见着人已经把输液拽掉了,手背上血眨眼功夫流到指尖,她被捅了一刀一样弹起来,立刻跑到床边去按费轩。

心里一串**,心说人家直播用这招好使,怎么到她这就遇见个这么虎的。

“别动!哎,你腰上再扯开就大发了,真恶化到肾你就变三秒男!”安笙没好气道。

费轩简直被她气的昏头,“我是不是三秒男你现在就试试!”说着还要拽她。

安笙按住他还在流血的手背,被他抱了个满怀,嘴上哭笑不得的劝,“别闹了,不闹了,男的腰多重要啊……”

两人保持着诡异的拥抱姿势,乍一看像是一对十分亲密的爱侣,不光拥抱还拉手。

实际上安笙俯身压制着费轩,免得他起身把伤口再崩了,费轩圈着她的肩膀,脸色通红,但却是被气的,呼哧呼哧,喘的像个破风箱。

印象中上一次他气的像这样喘不上气,还是他妈妈死后,他爸爸要娶小三的时候,那年他十几岁。

安笙按着费轩的手背,挣扎这几下,费轩手上的血在雪白的被子上开了点点红花,安笙被费轩一只手圈的结实,听他喘的跟头牛似的,想想他刚才干的**事儿,还扯了输液,越想越觉得智障,不厚道的想笑。

“哎,松开吧,我去给你找护士重新输上,”安笙强忍着笑意,松开费轩已经不流血的手,掰他霸道圈着自己的另一只手。

费轩松开了安笙的肩膀,但是却把手挪到她的后脖子处,大手掐着她的后脖子禁锢,近距离的看了一会儿,正要说什么,门这时候开了,借口出去找护士的费蓝蓝回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为了不让费蓝蓝对于两人这种造型有什么深度误会,安笙下意识抬手“啪”的抽了一下,本意是想把费轩的手臂抽掉,但是力度和角度都没掌握好,这一巴掌不偏不倚,“啪”的抽在了费轩的脸上。

费蓝蓝开门之后僵在门口,费轩直接被抽懵了,安笙也愣了一下,本来想要伸手去捧一下费轩被抽的脸,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但是考虑到费蓝蓝的在门口,伸出去的硬生生拐了个弯,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肃起表情,冷酷的接着这一巴掌演下去。

“分手吧,我已经腻了。”

安笙说完,“嗖”的站起来,快步朝外走。

她脚步太快了,费轩也实在被抽懵了,等安笙出了房间,站在走廊上,费轩气壮山河的嘶吼,才从屋子里传出来。

“安笙!你敢走就死了——”

安笙小腿儿紧倒腾,心说死就死吧——

上街被当成精神病抓起来,关进精神病院也是面对精神病,在这里呆着也是要面对费轩这个精神病,没差的。

她不信女主费蓝蓝在屋里,会让费轩跑出来追她,快步走到电梯口,看着数字正往上上,马上要到,她犹豫了一下,选择等。

她从没觉得度秒如年,生怕费轩那个神经病真的会追出来。

可算电梯到了,门开了,她连头都没敢回,结果才一钻进去,就被一双有力的手又生生扯了出来——